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我的女友是魔法美少女】(02)【作者:xialingfei1989】
【我的女友是魔法美少女】(02)【作者:xialingfei1989】
字数:768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我的女友是魔法美少女(2)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时间轴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8个月之前的某一天……

  当天晚上,不知为何,M市内时空裂隙频繁出现,魔族突然开始密集入侵,全部六位元魔法美少女均在各地迎敌,战斗十分激烈。身为战场指挥,我也从未遇到如此大规模的魔族入侵,虽已用尽全力,已将魔法美少女与秘密员警部队全部派遣出去,但还是无暇顾及全部,对於部分冷僻地区,只得放弃。

  根据耳钉监测资料,每一个魔法美少女的银月之力均已消耗至接近临界值,特别是淩,战斗力最强的她,负担了最重的魔兽击退任务,今晚一共消灭了10多只魅魔与20多只噬阴兽,银月之力已低至临界值以下。

  「滴……滴……滴……」系统警报的响起,预示着淩已接近极限,但通过耳钉摄像头看,她刚刚消灭了一只魅魔,拯救了一名男性,却被四只噬阴兽包围,无法脱身。这个地点,就在基地附近……情况危急之下,我再也管不了那么多,紧急请示长老,要求出战。

  「不可以……你是非战斗人员,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!」长老一口回绝。
  「科技部不是已经通过提炼银月之力研制出了银月手雷吗?就差实战运用了吧?我通过监控已经确认过,周围的魅魔已被消灭乾净,只剩下这四只噬阴兽了!
  长老!淩不能有事!我必须去!「在我的据理力争之下,长老终於妥协,对他来说,战斗力最强的淩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  我飞快地赶到现场,此时的淩身上,已经伤痕累累,战斗服上佈满了噬阴兽的爪痕,战斗短裙也被扯烂,露出了白色的内裤,越发激起了噬阴兽的侵犯欲望。
  现场还剩下两只噬阴兽……我当机立断,直接向其中一只噬阴兽扔出了银月手雷……

  轰的一声……一阵白光闪过,噬阴兽直接被炸得灰飞烟灭……

  另一只噬阴兽受到惊吓,不顾一切对沖向淩,关键时刻,不知哪里冒出的勇气,我飞奔至淩的面前,挡在了身体虚弱的淩身前,面对噬阴兽的撞击,我毫不退缩,在自己被撞飞的一刹那,眼疾手快地将银月手雷塞入其嘴中,终於将最后一头魔兽消灭。

  咚……被撞飞的我,撞向了树干,一下子昏迷过去……

  等到我醒来,已经是48小时以后了,醒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,是守在病床边的淩……

  「淩儿……」我虚弱地说。

  「啊!阿德,太好了,你终於醒来了……真是急死我了……呜呜呜……」见我醒来,淩儿喜极而泣。

  「傻瓜……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会守护在你身边与你一起战斗的……」
  此次事件之后,魔法美少女淩终於被我打动,答应成为我的女友。我对她的称呼,也从淩变成了淩儿。

  上次的战斗,由於我使用了银月手雷这个秘密武器,也让魔族大吃一惊,立即选择了撤退,危机暂时化解。接下来的时间里,由於没有了我这个指挥,大家都极其没有安全感,神经高度紧张,幸好,可能是大规模地打开时空裂隙消耗了大量的魔族异能,入侵短暂地停止了。

  通过这次事件,也让长老意识到了我个人安危的重要性……同时,为了表彰我随机应变的优异表现……早已看出我与夏淩之间暧昧关系的长老,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。

  「大家好,我是夏淩,是一名转校生,很高兴来到这个班级,请大家多多关照!」在长老的安排下,夏淩转学到了我所在的班级,一方面能够亲自保护我的个人安危,另一方,也为我们之间的恋爱创造了更好的环境。

  「哇!这个妹子超正耶!」「太赞了,脸美、肤白、胸大!」「女神女神!
  我们交朋友吧!「夏淩的转校引起了V大的一阵轰动,即便V大从来不缺美女,但夏淩的到来,还是让所有的在校男生们为之倾倒,被誉为V大史上最美校花。

  夏淩一入校,便公佈了她是我的女友这一讯息,一下子浇灭了许多男生的热情,大家都想不明白,我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宅男,是如何将夏淩这样的大美人追上手的?我自然不会告诉他们魔法美少女联盟的事情咯……

  但还是有人不死心,认定没有拆不散的情侣,只有不努力的小三!校痞范哥便属於这一类人。他仗着自己家里有公安背景,在校里校外拉帮结派,自封为「大哥」。据说V大历任校花均被他以各种手段上手过,面对淩儿这样的绝色美人,范哥自然不会错过。

  但是,淩儿对於爱情的忠贞超出了范哥的想像,送花、送包、送手錶;请吃饭、请唱歌、请看电影,所有的事情都被淩儿拒绝,面对他的各种诱惑,淩儿均不为所动。依旧与我两人在校园内亲亲我我,享受甜蜜的二人世界。

  顺带一提,淩儿的家教比较保守,她本人也一直坚信,女孩子的第一次必须在新婚之夜交给自己的新郎,因此在她的成长过程中,虽交往过多任男友,但依旧保持着处女之身,这一点,我也不能例外……我们肉体上的亲密,仅限於接吻以及隔着衣服的轻微爱抚。

  这一点,对我来说,其实并不是大问题……因为……我有着很强的绿帽癖…
  …这一点,怕是唯一瞒过了组织的秘密吧……在指挥的过程中,其实我的内心是十分矛盾的,一方面我喜欢淩儿尽快消灭魔兽,全身而退;另一方面,我又忍不住幻想她被噬阴兽、魔使等魔物击倒,进而被淩辱的场景……想归想,担任指挥的时候我还是尽心尽职的。

  所以,对於暂时无法得到女友淩儿处女这个事情,我本人也并未有太多纠结。倒是范哥,通过买通淩儿的室友,得知了淩儿这样的大美女竟然尚未被开苞的事实后,默默使出了阴险的手段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时间轴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6个月之前的某一天晚上……

  时空稳定,没有任何裂隙,当晚是范哥的生日,他豪气地邀请了全班同学至一栋大别墅开轰趴,淩儿虽一再拒绝范哥的单独约会邀请,但面对这样的集体活动,也只能选择出席。而我因为要在总部值班,无法出席,范哥心里肯定乐坏了。
  无聊地看着萤幕上的各项数值与监控画面,我十分好奇范哥会如何利用这个机会追求淩儿,是当众表白?遍地爱心花瓣?还是?可惜,淩儿的耳钉功能一直未被启动……今晚是她的休息日,由其他魔法美少女当班。

  晚上10点多,依旧没有任何异样,我正准备关闭系统回家……突然,淩儿的耳钉功能被启动了!即时画面一下子跳了出来。

  什么?难道魔物出现了?不可能啊,各项检测资料完全正常,根本没有出现时空裂隙。我赶紧DoubleCheck了一下。

  「哈哈哈,老大,真不容易啊!这小妞真是谨慎,请她喝一口酒都要费那么大劲!幸好老大英明,提前收买了她的室友!」画面显示的是天花板,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。

  「确实,玩了那么久只喝饮料,请她喝酒都一直在推辞,还是她的室友懂道理,终於骗她喝下了一杯我特制的放了强效安眠药的饮料!嘿嘿,V大史上最美校花,终於落到我手里了!」是范哥的声音。

  根据生命体征资料分析,我的淩儿,此刻正处於昏迷状态,看耳钉拍摄的即时画面,她应该正躺在别墅卧室的大床上,估计是之前范哥与他的手下在搬运淩儿的过程中,无意碰到了启动耳钉的开关。

  卑鄙的范哥,竟然收买淩儿的室友对她下药!如此不择手段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!

  耳钉的定位功能清晰地显示里淩儿所处的位置,现在只要我一个电话……便能让秘密员警部队突袭别墅,拿下笵哥。正当我抬起手指准备按动报警按钮……
  「笵哥现在做的事情,正是你最希望看到的,何必打扰他呢?默默欣赏吧…
  …「一个声音在我脑中响起。

  「淩儿可是你的女友,你怎么能够辜负她?身为她的男友,你必须阻止笵哥的行为!」另一个声音响起。

  「你一直想看到你心爱的女友,魔法美少女淩儿被魔兽淩辱吧?现在物件换成笵哥,也没有什么差别,毕竟,都是淩儿厌恶之人呀……」

  「笵哥是人类……被他夺走处女的话……淩儿的银月之力会减弱,战斗力会下降吧……」

  「那可不一定哟……笵哥还有那么多手下,那么多男人,还不够淩儿吃的吗?哈哈哈。」

  我内心的激烈矛盾让我犹豫不决……

  「好美,真是人间傑作啊!%^#%@%@%#@$ 」画面中一下子出现了笵哥丑恶的
嘴脸,他已经扑到了淩儿的身上,对着她的脸一阵狂吻,发出了令人作呕的声响。
  「老大,您慢慢享用,小的先出去了,嘿嘿。」画面里传来了开门与关门的声音,笵哥与昏迷的淩儿独处一室了。

  「真香呢……淩儿你如此美味,你的男友在你身边怎么忍得住?要不是你室友无意中透露出你仍是处女,我还真不会信,哈哈哈。你的男友阿德,不会是ED吧?那我就不客气咯!」笵哥边说,边用舌头扫荡着淩儿的脸庞与粉颈,并且开始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衣服。

  亲眼看到笵哥对我女友淩儿的侵犯,我无耻地硬了……放在警报按钮上的手,也慢慢放下了……

  即便让秘密员警部队现在赶过去,也来不及了吧……我自我安慰道。

  淩儿身上的黑色缎面小礼服及内衬吊带衫被脱下后扔到一边,笵哥继续趁热打铁地褪下了她的黑色胸罩……今天的淩儿,穿着得好诱人呢……

  从视频中,无法看到淩儿胸部的具体画面,但是从笵哥陶醉的神情来看,他对此相当满意……短暂地欣赏过后,便一头埋入淩儿的胸部,对着她两只粉嫩的乳头轮流吮吸、舔咬、拨弄……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受到了笵哥激烈的侵犯,昏迷中的淩儿发出了哼唧。
  把玩过淩儿的双乳之后,笵哥一路下行,一把将淩儿的及膝香奈儿裙子粗暴地撕开……这条香奈儿裙,是我送给淩儿的第一个生日礼物……

  淩儿的身上,至此只剩下一条黑色缎面小内裤了……范哥将鼻子贴近了淩儿的私处裆部,深吸一口气:「校花处女的味道,太诱人了!」

  笵哥发出一阵感歎,起身快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,一根青筋暴露的黝黑肉棒露了出来,散发出阵阵杀气……

  「先为我服务一下吧~ 美人儿~ 」笵哥面对昏迷中的淩儿,毫不留情,用他那噁心的肉棒蹭上了淩儿的面部,不断试图深入她的小嘴之中。肉棒马眼处分泌出的雄性淫水很快沾满了淩儿俏丽的脸庞,并一点点流入她的口中……

  「真可惜,昏迷中的美人,无法主动口交呢……算了,待我夺走她的处女,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后,有的是时间调教她。对於她这样保守的女性来说,一定有很强的贞操观,对她来说,第一个男人的地位无可取代,只要她今天失身与我,必定没法向她男友交代,到时候,只能委身於我,哈哈哈!」笵哥猥琐地自言自语,这就是他的计画!

  「那么淩儿,准备告别你的处女身,正式成为我的女人吧!」笵哥凶狠地扯开淩儿的黑色内裤,手握住自己坚硬无比的肉棒,不停地在她尚未被人染指的纯洁引道口研磨……慢慢享受破处之前最后的美妙时间……

  淩儿……对不起……我现在能做的,便是亲眼看着你……被笵哥破处……
  兴奋无比的我,也握住了自己肿胀无比的肉棒……撸了起来……

  「啊……疼……」下身私处遭到了笵哥一顶,传来的疼痛一下子惊醒了淩儿……

  「淩儿,你怎么那么快就醒来了?这样也好,亲眼看着本大爷帮你破处吧!」
  笵哥得意地说完,便打算将肉棒继续刺入……

  「笵哥!你……在做什么?!」情急之下,淩儿激发起体内的银月之力,用力一踢,边将笵哥踢飞至墙上。

  啊?!竟然在普通人面前使用银月之力……这可是违反组织规定的!但是,少女的贞洁遭到入侵,这也确实怪不了淩儿……

  「你这个无耻之徒!」淩儿快速起身,拿起自己被扯散在床边的衣服。
  「好痛,夏淩你刚才做了什么?」范哥被淩儿使出银月之力的一脚吓到了,挣扎着扶墙爬了起来,惊恐地说道。

  「哼,本姑娘空手道黑带,你不知道吗?想不想再尝尝厉害?」淩儿灵机一动,赶紧编了个谎话糊弄过去。

  「别,别,女侠饶命,小的再也不敢了!」范哥哭丧着脸。

  「谅你也没这个胆子!以后离我远一点!若再动坏脑筋,新旧帐一起算,本姑娘的下一脚一定让你好受!」本能之下动用了银月之力、且这种事情对女孩子名誉影响极大,淩儿也不想把事情闹大。

  「我明白…我明白…不会有下次了。」范哥依旧惊魂未定。

  淩儿快速穿上衣服,但内裤和裙子已被范哥扯坏,淩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草草一裹便离开了房间。一路上,大家都喝high了正在相互嬉戏,并没有人注意到衣不蔽体的校花,淩儿顺利离开了别墅。

  淩儿出了别墅后的第一件事,便是拨通我的电话,我正准备接起,却突然又被淩儿挂断了。「这种事情,还是不要让阿德知道吧…万一…他嫌弃我呢…」视频中传来了淩儿的自言自语。

  啊呀,糟糕,差点忘记了…我赶紧远端关闭了耳钉功能。万一淩儿发现刚才耳钉功能正在启动状态,我却对此无动於衷的话,我真是有口说不清了。

  在关闭系统前的一刹那,我注意到了萤幕上的身体监测资料,是否处女那一栏,依旧显示:是。啧啧,真是天不遂人愿…

  经历了这一事件之后,范哥在学校里明显收敛了很多,再也不敢主动骚扰淩儿了,而我在淩儿面前也装得一无所知,我们的关系并未受到影响,相反却更近一步了…

  之后的某一晚,在外看完电影后,已经过了寝室关门时间了。「要不,今晚我们住外边吧。」我兴沖沖地提议。

  话虽这么说,但我知道淩儿一定会像往常一样,拒绝我,然后回寝室厚着脸皮敲门要求值班阿姨开门。

  「好啊,不过,必须双人床哦,而且你不准动坏脑筋,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!」
  淩儿羞涩地说。

  不知是出於差点失身给范哥而对我做出的补偿还是什么其他原因,总之,那晚我与淩儿开房了…双床房,但是慢慢地,两个人就睡在一张床上了…淩儿没有过多的抗拒,我也没打算得寸进尺,我们两人进行了长时间的拥吻与爱抚之后,和衣而睡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时间轴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3个月之前的某个晚上…

  这次的入侵好奇怪,并没有分散,时空裂隙全部集中在码头…那倒也轻松。
  「淩、舞、琉,你们全部赶往码头。员警部队请立即前往码头设立警戒线,封锁现场!」我果断地下达命令。

  三位魔法美少女及时赶到,轻松地从魅魔手下救出了几名码头工人,并通过银月之力及时净化了魅魔的摄魂波及幻术带来的影响。

  奇怪,今天并不是重要的装卸日,码头生意清淡,到了晚上,只有少数工人值班,魔族为什么要选择入侵这里呢?正当我疑惑之际,大批噬阴兽出现!
  难道,魔族故意将魔法美少女引到一起,想将她们一网打尽?太天真了,我们被低估了呢…

  我充分发挥出自己的指挥才能,频频引导魔法美少女们通过码头的地形优势对抗噬阴兽,对方虽然数量占优,但是码头那边集装箱密佈,通道狭窄,噬阴兽无法有效发挥出数量优势,双方一度势均力敌。

  在我的指挥下,三位魔法美少女相互掩护,快速移动,终於找到了一处险要位置,正面及左右两侧都是密集的集装箱,只有正面一条狭窄的通道,背后便是河水,不会有魔兽出现。

  「银月冲击!」「银月之舞!」「月琉爆炸」随着三位魔法美少女先后使出绝招,正从狭窄通道无脑冲锋而来的魔兽们陆续被消灭。

  真是一群乌合之众,集体进攻打得毫无章法,哈哈,只要三人齐心守住这条集装箱通道,魔兽们肯定沖不过来!我的内心得意地想着。

  事实证明,是我想得太简单了,正在三位魔法美少女集中精力应付眼前的噬阴兽时,突然背后的水中一阵异动!

  「当心背后!」我发现时已经晚了,话音刚落,水中便窜出一只魔物,快速沖向舞。

  速度之快,舞与琉根本来不及反应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淩挺身而出,飞速挡至舞的面前,展开防禦:「银月气场!」

  一阵异光闪过,我才看清,突袭的魔物是一只蛇状人型的怪物,如此奇特的造型,这是…左魔尊蛇魔!

  我大吃一惊,我只从历史影像资料内见过全部魔物的样子,自我担任指挥以来,连四大魔使都未见到,这次竟然遇到了魔尊!要不要撤退?!

  「淩!」正在我犹豫之际,舞与琉一阵惊呼!

  我定睛一看,糟糕!虽然有银月气场与银月战斗服的防护,但是魔尊锋利的毒牙仍然地穿过了淩的银色战斗手套,刺入了她的手臂。

  魔尊也一下子愣住了。它显然没有料到淩的反应竟如此之快,能够挡住它对舞的突袭。

  「舞之歼灭!」「琉璃之怒!」趁着魔尊发呆之际,舞与琉愤怒之下对其使出了近距离必杀技!

  轰隆隆…一阵巨响…魔尊到底是魔尊,它虽然遭到近距离必杀技攻击,被击飞很远,但依旧稳稳地站在了水面上。

  「唔…」淩一阵晕眩,倒在了舞与琉的怀中。

  从身体资料检测来看,淩的银月之力一下子出现大幅下降,瞬间跌破临界值,接近於0,怎么会这样?但是,在我一眨眼的功夫,这个数值又快速反弹回正常水准…发生了什么?

  「嘿、嘿、嘿,你便是被誉为拥有最强银月之力的魔法美少女淩吗?战斗力果然出众…本座对你,很有兴趣!」魔尊蛇魔的声音十分深沉。

  「变态蛇魔,你玩偷袭算什么本事?」舞大声呵斥道。

  「本座的功力只恢复了5成,今天不与你们缠斗。舞,本座本看中你的放荡,为你特别准备了…没想到天不遂人意…也好,淩,本座今天很高兴认识了你,我们今后,必定会再相见的…后会有期了,魔法美少女们!哈哈,哈哈,哈哈哈!」
  伴随着魔尊放肆的笑声,它身边开启了一个时空裂隙,它步入其中后,时空裂隙便关闭了,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。噬阴兽大军见此情景,也陆续退回时间裂隙之中,全面撤退了。

  「淩儿!你怎么了?振作起来!」魔族一退,舞与琉便发现了怀中的淩儿已陷入昏迷…

  淩儿本次昏迷持续了24小时,我一直陪伴在她的床边。回来之后,基地的医疗队伍第一时间对淩的全身进行了详尽全面的检查,但奇怪的是,除了发现淩体力不支、精神萎靡等常规疲劳症状以外,并未发现其他异样。体内既无魔族淫液残留,银月之力也未受到影响与玷污…

  我提出了当时看见的淩的银月之力出现的异动,却没人能分析出原因。
  「淩儿,你自己感觉ok吗?有没有什么异样?」对於即将调养完毕的淩儿,我依旧不放心。

  「我感觉挺好的呀,没这么不舒服,手臂的伤口在银月之力的帮助下也恢复得很好,医生们都检查过很多次了,也说我没有任何异常呀,要相信科学哟!」
  淩儿自信地说。

  「哦,好吧,如果你一旦有不舒服,要及时和我说哦!」虽然我内心依旧不安,魔尊的话让我心里忐忑不安,但既然查不出什么所以然,也只能先这样了。
  接下来的日子里,淩在战斗中的发挥完全正常,银月之力的资料也未出现异样波动,我的担忧也终於慢慢释怀…与此同时,我还收到了意外之喜…随着两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…淩儿在与我亲热的过程中,越来越放开了…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