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曼谷夜未眠】(18-19)【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】
【曼谷夜未眠】(18-19)【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】
字数:47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18

  前一篇,我终於接到mini,紧接着她又开始给我出难题,不过,作为新司机还是多少知道女人心理的,说:mini,肯定是先操你。

  Mini右边嘴角上扬,抿着嘴笑了,说:我不信,不过这个答案我很满意。
  我松口气,还好我不傻。

  我和mini叫了出租去酒店,在车上我握着她的手,她的头靠着我的肩膀,半天没有说话,我用手摸了下她的脸,mini慢慢抬起头,亲了我下,等一下,她不会又来之前种草莓那一手吧。

  mini那脑袋瓜转得比Oil还快,一下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。

  mini:都到现在了,你还怕什么啊?傻瓜。

  我琢磨了下,好像有点道理,不过还是有点提心吊胆,他们两个没一个是省油的灯,我还是安全第一,小心为上吧。

  到了酒店,我多给司机100泰铢,他双手合十感谢,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我。

  我想说:干嘛?嫉妒啊?就这mini一个就嫉妒了啊。还有一个乖乖等着呢!你知道个啥?

  乖乖等着?Oil真的乖乖在家等着吗?她实在太机灵了,之前就故意说那些话气我,即使我再信任她,现在还是会不免琢磨下,她有没有去勾搭旁边的住客。闹心!

  我正要掏房卡开门,Oil直接就把门打开了,还好刚才我没和Mini做什么,要不她可能早看到了。

  这时,Oil和mini拥抱,互相亲了下脸颊,然后一起看向我,我感觉瞬间脸红的要命,我以前觉得自己的脸皮也算练得厚了,但是这时还是感觉不自在。

  Oil拉着mini走进房间,而我跟在后面,把行李箱放到床边。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这么一箱xxoo的小工具,打开好像挺尴尬的啊。我忽然有点想马上离开。

  Oil:kevin!

  我的心顿时瞪了一下,完蛋了。

  Oil看着我笑:怎么?你这个臭流氓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?哈哈哈!
  说着,Oil抱着mini的腰就在我眼前舌吻,当时就懵了,真的挺刺激,不只是两个女人,是两姐妹啊。他们两个默契的笑着看我,他们两个其实随便一个,我都不好对付,现在姐妹两个一起来,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爱咋咋地吧。

  我清了清嗓子,说:咱们晚上去哪吃?

  Oil:嘿嘿,旁边发郎塞的邻居说,有一家义大利餐厅不错。

  我顿时就怒了,Oil总是这样,任性,淘气,这一点,虽然说mini也没有好多少吧,但也会分时候,分场合。

  Mini一听就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这时我有点饿了,Oil给我热了一碗粥,然后走到mini耳边嘀咕了几句。我当时又琢磨了,有什么话不能正大光明的说啊。

  mini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  我:你们说什么呢?

  Oil:就不告诉你。我去游泳了,你们两个慢慢enjoy啊!

  我看了一眼Oil,她笑眯眯,抿着嘴,拿着浴巾和泳衣就走了。

  这时,mini掐了我一下,我一回过神:掐我干嘛啊?

  mini:你要是想和她游泳去,你就去,我不拦着。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?我飞过来找你,你就这么对我啊?Oil都故意回避了,你还想我们两个怎么样啊?!

  mini这么一问,我实在不知道回答了。

  温吞了半天,我终於开口了:趁着Oil不在,要不先把你行李里的那些东西拿出来吧。

  mini捂着嘴笑,我是觉得无语了,你们都总是这样笑,我有这么傻吗?
  老笑我!

  后来mini和我说,我一点都不傻,就是太自私了!自私!我感觉一下被刀捅了心一样。

  mini半天没有说话,把行李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好,倒了一杯矿泉水给我。
  我刚喝完放下杯子,mini就跪下来,我有点懵。想拉她也不起来,这到底几个意思啊?

  mini:主人。我是你的性奴,我求现在你先操我好吗?晚上,你再先操Oil。这样我会感觉舒服一点。

  我这时已经彻底懵了,真的假的?

  正当我还琢磨的时候,mini说:Oil刚才和我偷偷说,去游泳之前要去旁边的住客那聊聊天。

  我顿时特别生气,Oil有点玩过头了,正当我要开门沖出去的时候,我忽然冷静了下来:mini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?

                19

  mini的举动让我很意外,都没点铺垫上来就这么飙车了,她是个老司机吗?

  有时真的很苦恼,女人说的话似是而非,真真假假,让你琢磨到心烦,然后自乱阵脚,她们好牢牢掌握主动权。爱咋咋地,乾脆俐落,不被假像迷惑。我问自己mini对我怎么样,说实话,非常好了,那我还犹豫什么呢?可不是嘛!
  我有了主意。

  我想扶起mini,可她却非要跪着。

  我:这是地板,咱要跪着那边有地毯,在那跪着行不行,你的腿这么疲漂亮,膝盖红红的,这让别人看到多不好啊。

  mini觉得有道理,慢慢起来,然后走到那又跪了下去,她抬头看着我,可我忽然很想笑啊。感觉有点出戏。

  mini也感觉尴尬,用手打了我腿一下。

  好好,我不笑了。

  我:mini,吃我鸡巴。

  mini:我不是mini,我是主人的奴隶,是主人的母狗。

  我:额……母狗,吃主人的鸡巴。

  Mini:是,主人。

  她帮我褪下裤子,看了看我的鸡巴,舌尖舔了一下马眼,马上就拉出一丝水来。我感觉有点痒痒的。

  mini笑了笑,用食指又拉出一丝来,说:主人,你的鸡巴流水了。
  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,挠了挠头,尴尬的笑。mini和我就这样笑了半天,这算个什么事啊。

  我想赶紧点吧,一会Oil回来了还没完事,不太好的。

  我:母狗,吃我鸡巴。

  mini:是,主人。

  结果她刚吃了几下,我的毛就紮了她鼻子一下,阿嚏!

  她打了喷嚏,可我的鸡巴在她嘴里啊!操!好疼啊!没咬断吧?

  我立刻疼的软了,缩了下来。我赶紧捂着,弯下腰,真是要命了,这算个什么事啊。

  mini一脸惶恐和歉意:你还好吧?

  我:你没有JJ,不然你试试。

  mini这时反倒笑了: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没有啊?哈哈!

  我瞬间就石化了,不会吧?mini是变性的?

  mini现在可好,直接大笑着说:我骗你的啦,我们bar没有变性人的,何况你什么时候看过我吃过雌性激素,你动动脑子,不就知道了。

  我想了想,也对,松了口气,忽然感觉鸡巴不疼了,看来我真是被吓坏了刚才。

  mini:不过,kevin,你有没有看过Oil的手包,说不定有那些药啊,哈哈哈。

  我日,这还一套一套的,轮流耍我玩是吧。

  mini这时也觉得闹够了,先起身去拿手机,给我看她和Oil小时候的照片,都是真的女孩,我这才真的放心了。否则,你想想,自己曾经操过,还双飞过,姐妹两个,不,哥两个,你这辈子,吃再多伟哥都硬不起来了。

  mini看我真有些不高兴了,重新跪了下来,用舌头舔了下我的脚,然后抬头看看我,渴望我眼神中的怜爱,我感激又心疼的看着她,结果她直起腰后,二话不说,啪!抽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  操!这又是什么情况啊?

  我:你这是干嘛啊?

  mini:刚才让主人不高兴了,是母狗的错,主人不打母狗,母狗自己打。
  我顿时觉得,不至於这么夸张吧,差不多就得了,还真来啊?

  我蹲下来,摸着她的脸,责怪的看着她,手印特别明显,一会怎么出去吃饭啊。

  我:你怎么这样啊,打自己这么狠干嘛,我又没真的怪你啊!

  我气呼呼的说着,眼泪直接就掉下来了。

  请大家想一下这个画面,我光着下身蹲着哭,mini跪着哭,是不是也让你感觉有点不想硬起来了。

  mini这时已经是跌坐在地毯上,我慢慢拉起她,一起去洗了脸。

  等我冷静下来,忽然感觉下面还是有点疼,苦着脸躺上床。

  mini这时慢慢爬上来,直勾勾的看着我,我怎么觉得瘮得慌。

  她眨了下眼,直接去吻我的乳头,我一下就感觉痒痒麻麻的,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她的舌头绕着乳晕一直打转,我的鸡巴瞬间就立起来了,不过还是有点疼。
  mini抬起头,对我笑,然后右手直接就摸下去了,肚子,大腿内侧,蛋蛋,还特意用指尖划过蛋蛋,太坏了,最后,终於,是鸡巴了。

  我终於松了口气,总算如愿了。

  mini:你舒服吗?

  我:好舒服啊。

  mini:我就知道你会舒服,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吗?

  我顿时感觉这又是一个让我瞬间软掉的坑,必须强硬了:闭嘴,母狗,吃我鸡巴。

  mini乖乖的一声不吭,在那吃。这才对嘛!我闭起眼,按着她的头,操她的嘴,我的母狗的嘴,一点齿感都没有,好舒服。为什么没齿感,是不是……
  我心里又抽了自己一巴掌,怎么老想这么多,专心点!我狠狠抓着mini的头发,鸡巴操着她的嘴,终於没忍住,一下一下都射她嘴里了。

  我感觉自己终於解放了,虚脱,可这还是白天,晚上她们两个一起来我怎么对付啊。

  mini这时认真的咽了咽,我刚想起来,她直接就吻过来了,舌吻,不对,操!自己吃自己的精液,这也太损了吧?

  后来,mini说:你还让我舔过自己下面的水呢,怎么你就不能吃自己的啊。

  我有点无语,我:不对啊,你不是说我是主人吗?

  mini:你还真觉得自己是主人啊?

  回到主题,我那时心中万马奔腾了,不过,我忽然想起来,又一次自己撸的时候也不小心太猛了,射到自己嘴唇上了。瞬间,你看,我马上就给它合理化了。
  mini:刚才算你操我吗?

  我:算也不算吧。操你的嘴和你的骚逼,也差不多吧?

  mini:操嘴能怀孕吗?

  我:这怎么可能啊。

  mini:那就不算。那,今天晚上你先操我还是Oil。

  我真日了,真是没完没了

  无可奈何,我和mini一起沖了个澡,又觉得有点饿了。

  等我们刚洗完澡,Oil正好进门。

  她冷笑一下,没搭理我,沖着mini笑,还是你们姐妹,额,你们哥俩,或者你们姐弟,你们兄妹……日了,完全被洗脑了。

  我当时都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,我就想双飞姐妹花,怎么给我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啊。

  等我回过神,Oil摸了下mini的脸,手印还挺明显的。她立刻就瞪我一眼,冤枉啊,和我有什么关系,真是她自己打的啊。

  mini这时坏坏的对着我笑,我就想问问:谁遇到过这样的性奴和母狗?
  我对着他们这么心虚,可是,我为什么要心虚呢?

  委屈,我,Oil,mini,谁不委屈呢?怎么我们凑到了一起呢?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